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复制链接] 0
收藏
0
回复
17319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签到天数: 564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23-11-3 19:43:51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ztaiyuan 于 2023-11-4 14:39 编辑

松源英烈俊臣血染鹞子顶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追忆巫俊臣烈士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松源蛟峰
  松源镇黄坑村蛟峰(蛟子磜)自然村,因有特殊地理环境。在共产党领导下的艰苦卓绝革命斗争中,从土地革命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有着光荣革命传统历史,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闽粤赣边纵队游击区域一,闽西第七支队在上杭康坑战斗的19位伤员全部均抬到蛟峰医治好长时间。多年来梅县区老区建设促进会,曾深入该区域开展多次调研。
  蛟峰位于松源镇西南高山密林之中,面向东北方,可俯视松源镇盆地各村庄,与松源径口、黄坑、化联、隆文檀岗、蕉岭县南磜镇篮源、扦峰等部分村庄或山林为邻。解放前,分布在蛟峰村有新屋夸、长楼下、上坪、下陂(屋名)等4座二层大屋,住有几十户人家。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松源英烈
  2021年12月30日,梅县区老区建设促进会代表王继伟副会长、松源镇老区建设促进会何胜超会长、松源镇黄坑村村二委王均明书记、蛟峰村郑泉安、郑永安、郑胜茂等一行十多人,到蛟峰村黄草排(岗)、石崖背、蛟峰、小石庵等红色故事、红色旧址现场实地调研勘察。其间,郑泉安向区老促会代表反映,松源田心屋背的鹞子顶,有一位我们蛟峰村人牺牲在该战场,区老促会代表表示疑问,这战场史记只牺牲了三位英烈,一位是陈卜人,梅县雁洋人,二位是阿盛(陈盛),是大埔县人,三位是阿明(巫俊臣),是大埔县坪沙人,那还有梅县松源蛟峰人?郑泉安接着说牺牲的阿明烈士就是我们蛟峰人。村民郑泉安、郑永安等长者你一言,他一语,详细回忆并叙说起阿明曾在蛟峰几年间,其生活、劳作、结婚及阿明在鹞子顶战场牺牲后,不久,他夫人生有一女孩等家庭琐事的生活故事。经他们娓娓道来,阿明在蛟峰的部分历史。
  笔者觉得应还原红色人物真实本质,充实完善党史史料。便深入顺着珍贵重要线索,寻找采访巫俊臣烈士亲生女儿等各方。终于追寻挖掘出沉没于梅州英烈史册的人物(梅州烈士册无巫俊臣此人名字记载),基本厘清了七十多年来历史事件中,松源又一位红色人物轶事。

     巫俊臣烈士

    结缘松源
  巫俊臣(1924--1945)曾用名陈明、阿明。梅县区松源镇黄坑村蛟峰自然村人。原籍大埔县坪沙人。约1942年,巫俊臣到松源黄坑深山烧木炭。后经人介绍,与蛟峰村新屋夸(无屋名,已倒塌)郑钦祥,号“江湖三”的养女陈云招〖郑佛招(1928--1978),松源湾溪村人,原梅县副县长陈秉铨(1915一2000),的胞妹〗结婚,落户于蛟峰村。在蛟峰大家叫他阿明,他为人老实、勤奋,做事认真细致,田园耕种翻地“3尺深”,年年粮食产量蛟峰村最好最高,深得村民大家高度好评,赞誉口碑一直流传至今。1945年9月11日,巫俊臣在松源田心鹞子顶战场牺牲后。1946年初,陈云招生下巫俊臣的一遗腹女,名叫郑春秀(郑佛连)。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春,郑春秀由母舅陈秉铨带陈云招母女往梅城生活居住。后陈云招分配在梅县政府招待所工作。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上图;巫俊臣烈士故居——蛟峰新屋夸(已倒塌)

   暂别松源
    1945年春夏,巫俊臣因家中部分小事离开松源黄坑村蛟峰,时曾想带夫人陈云招一齐回大埔坪沙,陈云招因养母有病瘫痪在床,需要护理服侍,不便离开,所没双双成行。
  1945年6月,李碧山决定从梅埔韩江纵队第二支队和第三支队抽调了程严、黎广可、邹子昭、邓连发、刘旭、曾友琛、郭球、姚集等8人,成立一支战斗力较强的抗日武装。同月中旬,在大埔县青溪乡郑石寮村正式成立了梅埔韩江纵队第一支队,程严为支队长、邹子昭为副支队长、黎广可为政委,(后王立朝任政委、政治部主任胡伟、后胡伟接任一支队政委)。支队成立后,又由埔北地方党负责人张克昌从埔北抽调了部分党员和吸收了一些进步青年,使一支队人数达到40多人。巫俊臣回到大埔后参加了中共游击队,任韩纵一支队短枪班战士。

   重返松源
   1945年9月初,巫俊臣随韩纵第一支队队长程严、副支队长邹子昭等奉命率队从大埔北上,到闽粤边界的松源菏玉村王寿山与王涛支队第二大队会合。一支队从大埔坪沙的雪萝卜(地名)出发,由松源来的王添官带路,部队为了隐蔽,夜行日宿,经从三塔三岽三井山区到达松源王寿山半山上一个破庙(广福寺)和在王寿山活动的王涛支队第二大队40余人会师,会师后,部队隐蔽在王寿山半山广福寺、瓦窑窝等一带开展革命活动,负责开赴上杭、武平、蕉岭、梅县开辟新区,共同开辟和发展梅蕉杭武根据地,创建隐蔽据点,逐渐向赣南地区发展。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上图;韩纵第一支队与王涛支队第二大队会师旧址——松源王寿山半山破庙(广福寺)。
  部队获悉离松源20多华里的蕉岭县南礤原国民党副军长黄延祯家里存有一批枪支弹药。1945年9月10日(农历八月初五),王涛支队二大队、韩纵一支队为补充军械装备,壮大武装力量,部队决定抽派一支22人组成的精干小分队,巫俊臣随由陈卜人、范元辉、程严、邹子昭等带小分队,前往黄家收缴其枪支弹药。这支精悍的轻骑小分队,昼夜兼程,很快接近了目标。为了慎重,他们先到松源田心村蛟花堂,中共闽粤赣边区重要的秘密活动中心、交通站、堡垒户,中共七大代表、梅县中心县委书记王维(王耀秀)同志的家。此时王维在延安参加党的七大,其兄王进秀是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他见到自己的部队,自是喜出望外,热情接待并地向他们提供松源敌情,时国民党调来了几百人兵力,加强对闽粤边区松源的防守实力。因王进秀、王维的家与松源圩只一河之隔,敌人的重兵就在眼皮底下。为了预防不测,陈卜人当机立断,决定星夜把部队转移到田心屋背的鹞子顶埋伏。鹞子顶海拔568米,位于梅县松源与蕉岭县南礤步上村的山林交界处,距南礤原国民党副军长黄延祯家只有十华里。便于出奇制胜,是夜,部队摸进鹞子顶山腰丛林里凉亭宿营隐蔽,待机而动。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魂归松源
    同月11日早晨,转移隐蔽在鹞子顶山腰丛林里的小分队,不幸遇一群上山采樵的村民,其中一村民绕道赶回松源,向国民党部队告密。国民党驻松源的黄承典率领100余人,将鹞子顶重重包围起来,部队遭松源驻敌派重兵围攻。面对十倍于我的敌人,巫俊臣等在战斗中,英勇善战,击毙两个敌兵之后,因地形不利,树木矮小,难以掩蔽,暴露了目标,被敌人子弹击中肚子,肠都打出来了,血染红松源泥土和野草。巫俊臣受伤后渴得难忍,多次要求邹子昭战友给他水喝,邹子昭知道他伤势很重,生命危在旦夕,是不能喝生水的,没给他喝,不断地安慰他坚持等到天黑,我们就能撤退了,就可得到医治,但心不由己问战友巫俊臣有什么嘱咐?巫俊臣说;我不行了,今后的任务靠同志们去完成。我家还有一个老母亲,以后组织有可能时给我照顾一下老母亲。到了晚上,从鹞子顶撤离战场时抬他路过山坑的水边,他再次要求喝水,同志们劝他还是不要喝生水为好,他说我是不行了,快要渴死了,坚持要喝,结果巫俊臣战友不幸牺牲在鹞子顶撤退的山路途中。
  此战,还有中共闽西特委副书记兼王涛支队政治部主任陈卜人,梅县雁洋人,韩纵一支队短枪班战士陈盛(阿盛),大埔县人(梅州烈士册无陈盛此人名字记载),当场英勇牺牲。三位英雄血洒染红松源老区沃土,英魂永驻闽粤赣边松源苏区。
      松源英烈巫俊臣血染鹞子顶轶事梅县区松源镇红色印记

    梅县区老区建设促进会  黄声洪、李耿新、王继伟
                        2022/2/16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